贵州初创汽企:有AI和3D打印,不惧“川普”!

来源:3D打印商情    关键词:3D打印,3D打印技术,3D打印运用,    发布时间:2019-10-23

设置字体:

Pix Moving的工程师在贵阳组装汽车。之后,他们将向美国同事提供数据,以便在美国生产零件。

喻川并不惧怕唐纳德·特朗普。

今年,喻川成立的在中国西南地区的汽车初创公司——贵州翰凯斯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将向美国买家交付其首辆Pix Moving汽车,但他甚至没有费心去检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可能会对他造成多少影响。毕竟,他有一个解决方案——即使这方案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一样。

喻川的公司Pix Moving正在使用人工智能设计汽车,并将蓝图转换为3D打印机的数据。他的愿景是将数据上传到云中,然后让他的美国团队在美国打印所有组件。

这位42岁的创业者说:“我们不向美国出口汽车。我们出口生产汽车所需的技术。”

尽管Pix Moving仍是一家规模很小的企业,其车辆尚不能在公共道路上看到,但它已引起至少两家主要汽车制造商的关注,即沃尔沃和本田汽车。喻川坚信,被喻为“汽车工业之父”的那个人会“看到”他高科技方法的智慧。他说:“如果亨利·福特还活着,我相信他也将使用人工智能制造汽车。”

Pix Moving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喻川认为,汽车行业的先驱亨利·福特一定会拥抱AI。

随着中国依靠技术来解决甚至在贸易战之前就日益加深的问题,喻川的创业是整个中国制造业传播的更大趋势的缩影。

在廉价劳动力的支持下,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后的二十年,联合国预计,随着中国老龄化,劳动力将急剧下降。到2050年,这一数字预计将从2015年的水平减少2亿。同时,数据提供商CEIC估计,2017年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平均年薪达到64452元人民币(9,094美元),比十年前增长了200%,几乎是越南工人的3倍。

中国认为,机器人技术和其他尖端技术是解决方案。它们不仅提供了一种解决日益萎缩和昂贵的劳动力的方法,而且还提供了一种维持和增强竞争力的方法。是的,智能制造是《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

近年来,中国以最快的速度安装工业机器人。总部位于法兰克福的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就向中国工厂出售了约15.4万台机器人。这超过了欧洲和美洲总销售额的总和。

随着中国成本优势的减弱,“技术创新已成为制造商保持竞争力的手段。”中国工业设计研究院院长曾志杰表示。该研究所利用数据来节省制造商的时间和成本。

在内地组装苹果iPhone的富士康,就是人类如何摆脱困境的一个例子。富士康是自动化设备供应商——东莞市大研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客户,该公司一位高管表示,富士康以前每条生产线雇用100名工人,现在已降至10人。

这位高管说:“富士康很难找到工人了。”他补充说,较高的劳动力成本和对更高品质产品的需求也起到了作用。

在Pix Moving中,喻川还有一个更紧迫的原因来追求更智能的制造模型。他于2014年创建的公司的所在地就是他的故乡贵阳,这是中国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距广州和上海的汽车工业中心上千公里,附近零部件供应商的匮乏迫使他不得不发挥创造力。

为了减少制造汽车所需的零件数量,喻川和他的团队转向了一种称为“生成设计”的AI技术,该技术产生的概念似乎超出了人类的想象范围。它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程序员设置某些参数,例如车辆的尺寸和车辆应携带的最大重量,然后,计算机疯狂运行,以确定在这些约束条件下可能发生的情况。算法允许AI学习和完善结果。然后工程师检查选项并选择最佳选项以进一步改进。

Pix Moving的机械工程师Siddharth Suhas Pawar告诉记者,他经常对AI的建议感到“惊讶”。Pawar说:“我从没想过那样做汽车。”在计算机屏幕上,他展示了由人类和AI设计的各种模型。计算机生成的设计要复杂得多,具有复杂的晶格结构。他说,它们“制造起来非常复杂”。喻川则说,这种差异是该公司掀起波澜的另一个原因。

Pix Moving起步与其产品一样不寻常。

喻川曾在重庆大学学习建筑,距贵阳市只有两个小时的火车车程。毕业后,他返回家乡在自己选定的领域工作,却发现这份工作在情感上是毫无回报的。他说,他一直对商业感兴趣,并想成立自己的公司。他开始制造无人机之前,他意识到可以将3D打印和AI相结合来制造车辆。

喻川说,他对汽车工程的不熟悉是一种幸运。他认为,受过训练的工程师会因他们的知识而受到局限。他说:“他们无法思考。他们从学校和工作场所学到的只是制造汽车的一种方法。但那不是唯一的方法,也不是最好的方法。”

通过AI可以将零件的数量从数千个减少到了数百个。然而,随着技术的发展,解决一项挑战也意味着创造了新的挑战。

在Pix Moving贵阳工厂的一角,堆积了很多公司在打磨生产工艺的过程中3D打印的组件。

大多数必需的零件过于常规,无法从遥远的广州和上海的供应商那里购买。喻川的团队不得不弄清楚如何打印它们。毫无疑问,整辆汽车的打印要比无人机困难得多。直到2017年末,喻川在网上看到了一条视频,视频中荷兰工程师正在制作世界上第一个3D打印的钢桥,他才知道如何将这项技术用于制造更大的物体。

在那之后,他的工程师仍然不得不为包括重力的所有问题而努力。

喻川回忆说,有时,当他们尝试打印曲面时,熔融金属会倒塌。在其他情况下,机器人3D打印机根本没有按照程序员期望的方式移动。而且,找到所需的合适软件也并非易事。

但是,Pix Moving确实具有一些明显的优势。

AI可以全天候工作。喻川说,再加上零部件数量的减少,这意味着该公司只需要12个月就可以将一辆汽车从概念车带到终点线,而传统汽车制造商则需要36个月。

由于数据编排了整个流程,因此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工厂复制公司在中国贵州所做的工作也相对容易——这意味着Pix Moving能够在其客户附近制造车辆,从而降低物流成本。更重要的是,将生产线随时随地转移的能力将使该公司免受不可预测的贸易冲突的影响——天知道贸易冲突什么时候会突然发生?

行业参与者开始利用Pix Moving的潜力,包括沃尔沃和本田都表示有兴趣将这家初创公司纳入其孵化器计划,以发掘下一代热门运输技术。硅谷的加速器HAX和其他投资者已注资约1000万元人民币。在去年的最新一轮融资之后,这家亏损的初创公司的估值约为2000万美元。

Pix Moving还在美国重量级软件Autodesk的数字工厂计划中赢得了一席之地——数字工厂计划旨在为制造业的未来奠定基础。

Autodesk的专家Matt Lemay说:“ Pix Moving解决问题的方法独特而有趣。”他邀请这家中国初创公司加入该计划。“Pix Moving的未来愿景不仅涉及自动驾驶汽车,还涉及设计自动化和智能制造的新方法,这使它们成为了令人信服的合作伙伴。”

喻川说,与传统汽车制造商的生产线适合大规模生产不同,他的3D打印机可以处理小批量——有时甚至只有一个小批量。4月份,Pix Moving从得克萨斯州一家公司收到了第一笔订单,该公司想要一辆卡车用于自动化零售业务。由于轮式自动驾驶自动存储的想法是全新的,因此客户希望首先尝试一辆卡车。喻川的团队高兴地接受了这一要求。

喻川说,他希望抢占全球乘用车市场的一部分,但目前,该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卡车和其他定制商用车的利基市场。

尽管Pix Moving仍在为得克萨斯州的客户设计卡车,但喻川表示,他已搬到了在生产现场。上个月,两名Pix Moving工程师搬进了旧金山一个废弃的货运港口的一家工厂,中国的设计同事上传数据后,他们便会立即在那里进行打印。

喻川预言说:“中美贸易战将激励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采用智能制造。将来,国际贸易将不再依靠货运,而是依靠云。”

原文由日经记者COCO LIU和SHUNSUKE TABETA撰写。由《3D打印商情》编辑译自《日本经济新闻》,某小段有删改。)